逃離圓通速遞:創始人家族半年套現70億 業務困頓高管出走

不到半年時間,圓通速遞創始人喻會蛟家族,就已經通過轉讓和減持,套現了接近70億元。

快遞企業A股上市潮2019年就已經3年期滿,原本在減持上毫無動作的圓通,終于在一年之后走上了順豐、申通、韻達的老路。

順豐在前扼住咽喉,后有京東快遞、極兔速遞等生猛追兵,快遞行業越來越不好干了。申通已經站在虧損邊緣;圓通今年上半年的單票毛利潤已經降至0.22元,雖然業務量大幅增長已突破100億,但前三季度扣非凈利潤下降了9.70%。

創始人家族套現的同時,公司核心高管們紛紛出走,這兩年多光副總裁就離職了5個,員工持股基金也在二級市場減持。

圓通的割裂在于,一邊是實際控制人和高管團隊的逃離,一邊是公司37.9億元的定增于近日獲批,擺好架勢準備大干一場。阿里巴巴能否助圓通重返巔峰?

創始人家族套現近70億

12月15日-16日,圓通速遞(600233.SH)對外披露,公司股東上海圓鼎6月15日-6月19日減持公司0.61%的股份,并計劃在2021年1月7日-7月7日之間減持剩余0.62%股份。

上海圓鼎為圓通速遞實際控制人的一致行動人,啟信寶顯示,該公司大股東為圓通速遞創始人喻會蛟。

2016年,圓通速遞借殼大楊創世成為A股第一家快遞公司,上市公司原實際控制人大楊集團和戰略股東云峰基金1年禁售期之后就輪番減持,現任實際控制人只能干看著。

2019年是A股快遞解禁大年,順豐控股、韻達股份、申通快遞均大規模減持,圓通速遞仍然“坐懷不亂”。

因為,公司當時的股價已較2017年初的高峰期腰斬,那時候減持,實在是劃不來。

1年后,喻會蛟家族終于坐不住了——盡管公司股價仍然沒有起色。

9月初,圓通速遞實際控制人喻會蛟、張小娟及其控制的蛟龍集團,向阿里網絡轉讓12%的股份,一把套現66億元。再加上上海圓鼎套現的3.18億元,喻會蛟家族半年時間套現了接近70億元。

兩波減持后,實際控制人在圓通速遞的持股比例,從54.18%降至41.19%。

另外,今年以來,喻會蛟從多家圓通系公司退出股權和法人身份,卸任多家公司的高管職務。

業務困頓,高管紛紛出走

2000年,裝修生意失敗、負債182萬元的浙江桐廬人喻會蛟,在妻子張小娟的建議下,籌集5萬元赴上海創業,創辦圓通速遞。

彼時,快遞生意在桐廬圈中已小有名氣。同鄉聶騰飛、陳小英夫婦1993年創立的申通,已經在長三角市場立足,試圖開啟全國化。

張小娟與陳小英的哥哥陳德軍是初中同學,通過這層關系在申通干了幾年財務,基本摸清了快遞生意的門道。

聶騰飛的弟弟聶騰云從申通出走,創立韻達;陳德軍的另一個同學、原申通分公司經理賴梅松2002年離職創立中通。

他們被統稱為“快遞桐廬幫”。

圓通速遞進入市場不算早,但靠著一系列創新之舉,曾連續多年穩坐快遞業務量頭把交椅:2002年首創“雙休照常營業”機制,“24小時不間斷、一周七天不休息”;2004年開始與淘寶深度合作,接受每單8元的低價……

然而,上市之后,公司在業務上疲態盡顯。

業務量從第一跌至第三。2019年,公司業務量同比增長36.78%至91.15億件,市場占有率為14.35%,但仍然低于中通的121.2億件、韻達的100.3億件。

當年,公司營業收入311.51億元,同比增長13.42%,歸母凈利潤16.68億元,同比下降12.41%。

2020年是中國快遞行業的轉折之年,疫情沖擊,價格戰重啟,新的入局者如極兔速遞,不斷沖擊老大哥們的勢力范圍。

圓通被迫拿起熟悉的價格戰自衛。2020年前10個月,公司單票收入2.26億元,同比下降24.41%,在A股4家快遞公司中降幅最大;降價的結果是,公司業務量同比增長37.18%至96.19億件,公司前10個月的快遞業務收入217.29億元,同比增長3.70%。

不過,單票收入下降四分之一,對業務環節的壓榨已經接近極限。今年上半年公司單票毛利僅為0.22元,同比下降40.67%。

所以,圓通等通達系快遞公司才會經常陷入投訴、罷運、被對手挖墻腳的傳聞。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營業收入234.20億元,同比增長8.34%,歸母凈利潤13.86億元,同比增長僅0.69%,扣非凈利潤更是下降9.70%至12.11億元。

困頓之時,高管接連辭職。2018年董事童文紅、副總裁郝文寧,2019年副總裁鄧小波、副總裁蘇秀峰、副總裁兼董秘朱銳,2020年4月的副總裁張樹洪,紛紛離職。這些人多是公司的創業元老,上市功臣。

伴隨高管的不斷出走,員工持股平臺密集減持公司股份,今年二季度,上海圓科、上海圓翔、上海圓越等基金合計減持公司上千萬股,套現過億。

阿里一統快遞江湖?

目前,阿里系的阿里網絡、阿里創投、云鋒基金合計持有圓通速遞25.24%的股份,為第二大股東。

圓通與阿里頗有淵源:圓通崛起的秘訣是以低價拿下海量淘系訂單,阿里創投和云鋒基金作為公司戰略股東,借殼上市后合計持有17.52%的股份。

但是,圓通速遞上市之后業務掉隊、業績下滑、股價低迷,阿里也曾陷入“減持風波”。2018年Q3之后,云鋒基金多次減持公司股份,持股比例從原先的6.42%下降至3.33%。

那時候,阿里系一邊減持圓通,一邊準備收購申通。一時間,阿里拋棄圓通,似乎被行業默認。

不過,資本不信玄學。2020年圓通的重大關頭,接手的還是阿里巴巴。

目前,阿里巴巴是百世匯通的大股東,即將拿下申通快遞大股東之位,同時還是中通和圓通的二股東,以及韻達快遞持股2%的戰略股東,四通一達盡歸阿里麾下。再加上獨角獸菜鳥網絡,電子商務基礎設施的集大成者,非阿里莫屬。

然而,挑戰仍然存在。

順豐雖然一直單量較少,但得益于數倍于通達系的單票收入,該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的凈利潤55.98億元,相當于四通一達5家快遞公司凈利潤總和的兩倍多。

順豐放下身段以價格戰進攻四通一達的核心業務電商件,猶如扼住了通達系的咽喉,這一年多以來的壓迫令行業“苦不堪言”。

極兔速遞也在拼多多、OPPO、vivo等段永平系企業的支持下異軍突起,通達系揚言封殺,仍然未能絞殺這只兔子。

快遞業的戰爭不會消亡,只是,有資格參與頭部戰爭的玩家,會越來越少。【責任編輯/安寧】

來源:斑馬消費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逃離圓通速遞:創始人家族半年套現70億 業務困頓高管出走
圓通速遞市值縮水一半 經營回暖但短期盈利能力待考
圓通速遞國際“上線” 這會是圓通速遞經營復蘇的一個信號嗎?
看看科技大佬們的兩會提案,干啥吆喝啥,三句不離老本行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