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妝城一夜盡關門 華強北再遇窘境

“今天不開門。”華強北明通美妝城一家做歐美進口化妝品的店主對第一財經表示,“明天開不開門還不知道,要看情況。”

1月5日,第一財經記者走訪發現,明通美妝城A區和B區內幾乎所有的美妝店鋪都關閉了,往日熙熙攘攘的走道如今空空蕩蕩。

夜幕降臨,深圳的氣溫依然有十五六攝氏度,華強北明通美妝城外的走道上,人潮涌動。路邊臺階上、欄桿上都被密密麻麻的人群占領了,要不聚在一起商量著啥,要不低頭迅速敲打著手機,要不看向明通美妝城的入口……

人群中一位代購向記者表示,5日海關方面在華強北美妝城進行大檢查,所有的檔口全部關門。具體什么時候能繼續營業?誰也不清楚。

2020年12月28日,據央視新聞報道,近日按照海關總署緝私局的統一部署,海關緝私部門和當地警方聯合對涉嫌通過跨境電商平臺走私的團伙開展了集中打擊行動。在華強北,除了明通數碼城,緝私民警還對曼哈數碼廣場等商場的多個涉嫌走私店鋪進行了查緝。行動查獲大批涉嫌走私進口的化妝品等貨物,抓獲犯罪嫌疑人36名,打掉走私團伙4個。經查,犯罪團伙涉嫌走私貨物價值超過6億元。

1月5日,第一財經記者走訪華強北數座美妝城發現,多數美妝檔口已經關閉,檢查仍在繼續。在明通美妝城入口處,懸掛著華強北街道辦事處制作的一條橫幅,上面寫著“打擊走私,利國利民,全民參與,禁絕走私”。

美妝產品甚至低于原價的一半

華強北商業區位于深圳市福田區,有“中國電子第一街”之稱。在不到2平方公里的商業區內,有著三四十座大大小小的商城,其半數以上商城主打電子產品。大浪淘沙,近年來,華強北數座電子數碼城面臨發展窘境,于是明通數碼城、曼哈數碼廣場、遠望通訊配件城等紛紛轉型,搖身變成了美妝城。

新冠疫情暴發,阻斷了內地與香港、境外的往來,更阻礙了大批進口化妝品與內地的聯通。也正是在疫情暴發之初,華強北美妝城迎來了發展契機。明通A棟美妝檔口火爆,一樓一間不到10平方米的檔口租金高達5萬元/月,轉讓費更是高達百萬元。

緊接著,明通B座2020年上半年也正式開業,曼哈數碼廣場、遠望通訊配件城也開始裝修和招商引資,位置不錯的檔口迅速被化妝品商家占領。數座美妝城的各檔口銷售產品包含了歐美、日韓等全球多個產地的知名品牌化妝品,涵蓋了護膚水、面膜、口紅、防曬霜、眼影、氣墊等多個品種。

第一財經記者通過明通A座某商家給出的報價單了解到,其出售的多種知名品牌化妝品價格不到該產品網絡旗艦店的一半。例如,蘭蔻400ml粉水,旗艦店售價435元,該店鋪售價198元;雅詩蘭黛50ml的某款精華液,旗艦店售價900元,該店鋪售價375元等。

該店鋪店員告訴記者,所有產品價格都是隨市場行情波動的,每天都可能不一樣,有些產品的利潤空間確實很大,也有些產品市場缺貨時,價格也接近旗艦店價格。當記者問及,這個市場是指哪里,該店員表示,首先也要看華強北整個美妝市場有沒有這款產品,更要看這款產品能不能得到貨源的穩定供應,另外還包括購買者對這款產品的需求度等多種因素。

正是因為產品價格低、地理位置好等優勢,華強北美妝城一炮走紅。全國各地的代購紛紛涌入,拖著密碼箱、提著純黑色大塑料袋,擁簇在各個檔口。

華強北從電子第一街到現在的多處開花,“求新”的姿態一直都在持續。中國(深圳)開發研究院金融與現代產業研究所副所長余凌曲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華強北的更新換代其實一直都在進行,從最開始的出售“水貨”產品、制造“山寨”電子產品等到后來誕生了不少自主品牌,華強北的產品線隨著市場的變化一直在不斷更新。而現在數座數碼城轉型美妝城,同樣也是市場發展的結果。一方面是該類產品更加符合市場需求,另一方面經營產生的利潤能夠讓商家更好地在華強北發展下去。

2020年下半年以來,在華強北各大商城可以發現,進口零食也占據了一席之地。電子城之外的產品線日漸豐滿。據天眼查數據,截至1月3日,華強北化妝品相關企業總注冊數超6.2萬家,其中2018年到2020年年度企業注冊數量分別為5337家、9101家和13299家,這三年注冊量接近華強北化妝品相關企業總注冊數的一半。

同時,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1月3日,華強北進口零食相關企業總注冊數超380家,而2020年年度進口零食相關企業注冊數量便達到了169家,遠超往年注冊數量。

美妝城貨源遭稽查

華強北的產品價格有時甚至低過了免稅店。大家一邊希望從中分一杯羹,另一邊對于華強北美妝城產品的真假、進貨渠道都充滿了疑問。

第一財經記者在華強北數座美妝城內發現,隨處可見商城管理處貼出的“假一罰十”標簽。各檔口也紛紛貼出正品保證的示語,但實際上問及相關店主,其表示也不敢百分百保證沒有黑心商家往里面摻假——當然,化妝品的真假鑒定難也是原因之一。

在真假還有待商榷之時,央視新聞曝光了華強北美妝產品存在的另一條“違法”產業鏈。

據報道,華強北明通數碼商城里“CC美妝”是這次查緝行動的重點場所之一。緝私民警在這里發現,店里除了歐美產雅詩蘭黛、蘭蔻等國際知名品牌化妝品,還有許多日韓產化妝品,涵蓋護膚水、眼影、口紅、防曬霜等多個品種。除了貨架上擺滿了涉嫌走私的化妝品,還有20多箱尚未拆封的化妝品堆在店內。店主是嫌疑人李某,他這些貨物無法向緝私民警提供正規合法的票據。李某交代,從2019年初開始,該店便從手機店轉型成美妝店,貨源均是從境外通過走私渠道低價購入的。經清點,現場查獲的貨物價值約200萬元。

緝私民警還對曼哈數碼廣場等商場的多個涉嫌走私店鋪進行了查緝。行動查獲大批涉嫌走私進口的化妝品等貨物,抓獲犯罪嫌疑人36名,打掉走私團伙4個。經查,犯罪團伙涉嫌走私貨物價值超過6億元。

根據規定,通過跨境電商平臺購買的進口商品,只能由提供身份信息、具有消費額度的公民享用,并且不允許進行二次銷售。

1月5日,華強北數座美妝城幾乎全部暫停營業。明通美妝城B座的門衛人員告訴記者,有關部門過來查貨,明通、曼哈等多座美妝城關閉。

明通B座某日用品店主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正是由于得知海關要來全面檢查,所以大家紛紛不開門。而當記者問到,現在店鋪未開門,若有客戶想購買化妝品,還能發貨嗎?該店主表示,她們店不敢冒險了。

當記者以代購的身份詢問另外一家美妝店主時,她表示還可以在倉庫發貨。同時,1月6日傍晚,記者收到一位美妝城店主繼續接單的通知,其主要內容為:(不接急單)由于特殊情況,所有產品價格不穩定,價格以最新詢價為準!量少只能代發不能自取!1~3天內發貨。

對于華強北美妝城何時能夠再次營業,在美妝城附近守著的數位代購告訴記者,和熟悉的店家溝通過,這次稽查的力度還蠻大,在農歷春節前能不能繼續營業,都是個問題。某代購還表示,這番查驗之后,再拿貨的價格估計就沒有這么低了。

傳統電子的銷售潮水退去之后,華強北亟待注入新生產業,于是美妝城應運而生。中國城市經濟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宋丁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華強北經過數十年的發展,現如今產品結構繼續優化,發展美妝城也是具有一定的必然性。

而面對此次華強北美妝城發生的市場亂象,余凌曲表示,任何行業進入市場的初期,其運作都存在一些不規范的地方,但恰恰這個時期也是行業的暴利時期。相信隨著行業發展,會慢慢走向規范化,也會經歷一個優勝劣汰的過程。【責任編輯/慶華】

宋丁認為,華強北產業的多元化路子還在起步階段,未來五年至八年還會有更多的變化,未來的華強北應該是一個更加多元化、更高品質的商業化街區。

來源:第一財經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美妝城一夜盡關門 華強北再遇窘境
京東美妝從POP轉向自營,對第三方態度生變的邏輯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