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團騎手招攬漏洞:審核機制形同虛設,驚現20年前命案真兇

美團外賣對騎手身份、行為監管責任的逃避,正成為隱患。

1月6日晚,根據河北省廊坊市固安縣警方消息,一名美團外賣騎手因涉嫌故意殺人而被調查。

案件發生在20多年前。在2000年7月20日新疆的一起故意殺人案中,作案人殺害兩人后潛逃。2020年12月28日,警方通過對比找到了犯罪嫌疑人趙某某(男,54歲,吉林省人),經過警方訊問,趙某某供述了當年在新疆行兇的犯罪事實。而此時,這名潛逃了20多年的犯罪嫌疑人,正以美團外賣騎手為生。

這不是美團外賣騎手第一次陷入命案。2019年12月22日,一位美團外賣騎手在武漢洪山區一商場內持刀行兇,警方趕到后遇刺者已喪失生命體征。除了命案外,僅2020年,就有美團外賣騎手“直播騷擾女顧客”,“未點餐被強送外賣”等消息見諸報道。

這些事件暴露出的問題不同,但無不指向美團等外賣平臺。在騎手招募中,從平臺到站點與其說是在篩人,不如說是在拉人、攬工。

美團外賣騎手應聘,被拒比入職難

根據美團官方披露,2019年通過美團平臺獲得收入的騎手總數為398.7萬人,比2018年增長了23.3%。在所有騎手中,男性騎手占比為93.3%;20-40歲騎手占比83.7%。

通過絕大多數從業者勤懇的勞動,外賣送餐員作為一個整體,逐漸在社會上獲得更多的尊重和理解,但故事的另一面,由于外賣平臺簡陋的身份審核機制,大范圍通過外包等形式規避管理職責,讓“騎手”成為最容易獲得的謀生方式,這就為少數有不良行為傾向甚至罪案逃犯混入其中提供了可能性。

“全職兼職都可以做。”美團外賣通州區某站點的負責人告訴AI財經社,“會使用智能手機客戶端和導航、身體健康、年齡18到57歲,滿足這三個條件就能來。”

AI財經社了解到,目前美團外賣騎手分為全職和“眾包”兩種,所謂眾包即是兼職。兩者差別體現在收入計算方式和管理制度上。收入上,以北京為例,全職騎手每月送餐800單以內按8元每單結算工資,超過800單的部分按8.5元每單結算,工資月結,優勢是相對穩定;眾包騎手每單價格不固定,可選擇的訂單往往配送難度高一些,好處是收入高,一單經常能掙13元以上,日結工資。管理上,全職騎手有考勤要求,眾包騎手則可以隨時開始、隨時結束。

但無論是全職還是眾包,美團外賣對騎手的審核、監管都十分簡陋。

“有身份證、健康證,再準備一張銀行卡,明天就可以開始工作。”美團外賣朝陽區某站點的負責人告訴AI財經社,做全職騎手需要現場面試,但內容只是“給你講一下工作性質跟工資”,此外“你同意工作,我給你做個簡單培訓,就能上崗。”

眾包騎手的審核更為簡單。“沒有任何考察,不用面試。”一名美團眾包騎手告訴AI財經社,下載一個名為“美團眾包”的APP,在后臺上傳身份證、健康證,注冊完成后即可開始接單,“一直缺人,掃我的二維碼再注冊騎手,我還能得到獎金。”

AI財經社了解到,美團外賣騎手的招募渠道分為兩個,總部只參與全職騎手的招募,根據應聘者住處就近分配站點,再由站點負責人具體對接。眾包騎手則可以線上申請,或直接聯系站點負責人。

然而,由于騎手短缺,美團騎手的招聘在很多地區都像是一個“賣方市場”,用工方將騎手的審核降至最低,比起篩人,從負責美團騎手招聘的總部部門到各個站點,他們的工作更像是在“攬人”。

“沒做過也沒事,能入職咱們有老騎手帶的。”直屬于美團負責騎手招募的負責人向參與應聘騎手的AI財經社記者表示,“干好了(工資)一萬左右沒問題。”

不僅不履行審查責任,美團推進騎手招聘的部門還可以幫應聘者“走后門”。上述美團負責人透露,被系統“拉黑”的眾包騎手、被站點負責人淘汰的全職騎手,都可以來找他,他可以幫助解決問題,“只要你肯吃苦,我帶你賺錢。”

業務能力施壓

對從業人員身份、行為的核查是很多行業普遍存在的難點,然而,外賣職業的特征,決定了配送員能夠有更多渠道獲得客戶私人信息,外賣騎手的工作區域相對固定,對所負責區域情況往往熟悉程度較高,甚至能夠掌握部分客戶的生活習慣,與快遞多在白天作業不同,騎手有機會在深夜出入住宅。再加上騎手數量龐大,這些特點意味著一旦管理失控,小的概率也可能帶來大的隱患。

2020年3月,一名美團外賣騎手直播打電話騷擾女顧客的視頻在網絡流傳。視頻中,這名外賣騎手將鏡頭對準手機上的美團騎手后臺,畫面上能清楚看到用戶購買的商品明細,騎手故意向女顧客拋出騷擾問題,隨后改口蒙混過關,引發直播看客的一陣哄笑,而這名女顧客對此毫不知情。

2020年5月,江蘇南京一市民稱其女友在未點餐的情況下,有美團外賣騎手上門送餐。據警方調查通報,這名騎手從另一名騎手處獲取當事人姓名、住址等隱私信息,自行下單定外賣到地址,后將外賣送上門以同顧客接觸。

此類事件在互聯網端屢見不鮮,這背后,美團等外賣平臺對騎手從業人員不僅身份審核簡陋,對其行為的監管和約束亦十分簡單。

以北京地區為例,一名美團眾包騎手告訴AI財經社,北京有26個站點,規模較小的站點有二三十名騎手,大的站點則有上百名騎手,“大站點每天都有人員變動”,騎手數量眾多,且人員流動性大,導致站長要對騎手實施考察幾乎不可能,“站長可以在后臺看到我們的位置,調配我們跑業務,別的都不管。”

實際上,美團等外賣平臺對騎手的考核制度不僅未對行為規范有效考察,“唯業績論”的高壓考核方式,對從業者心理健康狀況的漠視,反而制造了沖突的可能性,也使得騎手成為高危職業。

“只會考核我們的準點率、投訴和差評。”上述眾包騎手告訴AI財經社,出現這些問題,平臺都會將懲罰落實到騎手,“每天要跑五六十單,多的時候七八十單。”

2020年9月央視財經的一項調查中,一名外賣員在一小時內送達5單外賣,為保證時間,外賣員共計六次違反交通規則。除了準點率帶來的隱患外,接受央視采訪的一名美團外賣騎手透露,投訴罰款50元,投訴情況嚴重的,則可能罰款500元。

嚴苛的制度下,騎手們為了保證準點率而在午餐、晚餐等高峰時段高風險作業,為了消滅投訴和差評,部分騎手情緒失控報復顧客等事情經常發生。

“勞務外包+眾包兼職”支撐起400萬騎手

與高壓的考核方式形成對比的,是平臺、用工方對騎手保障的逃避。

“每天從工資里扣3塊錢作為保險費,沒有其他保障了。”上述眾包騎手告訴AI財經社,但對于保險“保”了什么,他并不清楚,而對于美團向騎手提供的心理咨詢熱線,實際也形同虛設,“不了解”也“不會打”。

“現在沒有跟美團直接簽署的合同了。”上述美團外賣朝陽區某站點的負責人向AI財經社記者介紹說,即便是全職騎手,也只能跟勞務公司簽電子合同,無論是全職還是眾包,都不繳納五險一金。

“新騎手選眾包的比選全職的多。”一名美團全職騎手告訴AI財經社,他已經從事這份職業超過三年時間,由于用工量和流動量十分大,再加上全職比兼職并沒有太多優勢,因此新入行者很多都選擇做眾包騎手。

這種勞務外包+眾包兼職的模式,支撐起了美團近400萬的騎手團隊,以及美團龐大的外賣送餐業務。

根據美團2020年三季度財報,當季美團餐飲外賣日均單量達到歷史峰值3492萬單,同比增長30.1%,單均盈利0.23元;同期騎手成本每單核算20Q3單均7.4元,與去年同期持平。

單均盈利僅有0.23元的情況下,美團為保障外賣業務的利潤,幾乎沒有太多空間去改善騎手的福利。與之相反,美團的業績增長正更多依賴于外賣送餐,根據財報,從2017年第三季度到2020年第三季度,美團的餐飲外賣業務所貢獻的收入從60.44億元增長至206.93億元,快速的增長下,2020年第三季度外賣送餐收入已經貢獻了美團總營收的58.45%,成為美團的“基本盤”。

相比之下,美團到店和酒店旅游以及新業務兩個板塊收入的占比則分別僅有18.30%和23.25%。

在外賣這項生意中,美團考慮的是如何更好盈利,而在本就毛利很低的外賣生意中,更難看到改善問題的可能性。然而,美團以漏洞百出的攬工方式、低成本的用工制度支撐起的“基本盤”,無疑是將很多本應由平臺承擔的責任推向了社會。【責任編輯/周末】

來源:AI財經社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美團騎手招攬漏洞:審核機制形同虛設,驚現20年前命案真兇
“美團割韭菜”當事人再發聲:大家好,我是緩存
42歲的王慧文從美團退休 他是王興背后的關鍵先生
美團被曝殺熟外賣會員?回應:定位緩存偏差導致!當事人和網友卻說……

精彩評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