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口紅火“洗錢”暗涌 從貿易商到比特幣礦工都被央行盯上了

2020年下半年開始,銀行或支付寶賬戶凍結案例飆升。反洗錢監管維持高壓。

從中小貿易商到比特幣礦工,歲末年初的銀行賬戶、支付寶賬戶凍結案例不斷攀升,無論是對收款人還是付款人,反洗錢風險必須受到重視。

“國外客戶匯款時也會用代理賬戶,但賬戶如果存在問題,例如曾涉及過灰色資金(地下錢莊等),就會導致我們的銀行卡被凍結,這就需要我們把所有的資料送到凍結賬戶的司法機關去解釋情況,解釋清楚后才能尋求賬戶解凍,這也是義烏貿易人存在的普遍難題。”浙江省義烏市贏嘉商貿有限公司總經理陳文婷對第一財經表示。

除了來自“貿易天堂”義烏的出口貿易商們,通過OTC(場外交易)取現的加密貨幣投資人也為此犯難。“原本想賣一個比特幣兌換點現金應急,但對家給我打錢的賬戶可能存在問題,年初我的銀行卡賬戶就被凍結了。于是現在就光看著比特幣漲,但換不到錢。”某比特幣“礦工”小古(化名)對第一財經記者感嘆。

根據中國人民銀行官網公示信息,2020年全年,央行及其分支機構共對417家反洗錢義務機構及相關責任人進行了反洗錢行政處罰,罰單共計733筆,罰款金額累計約6.28億元。2020年罰款總金額約為2019年的3倍。根據央行反洗錢局對反洗錢監督管理情況的年度統計,這一數據為近年來新高。

跨境貿易反洗錢風險攀升

跨境貿易反洗錢的重要性越發凸顯。2020年下半年開始,凍結案例飆升,一方面因為反洗錢措施開始趨嚴,另一方面也因為2020年是中國出口大年,疫情下全球更為依賴中國的供應鏈。

海關總署發布數據顯示,2020年12月,中國出口同比增長18.1%。2020年全年,中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32.16萬億元人民幣,比2019年增長1.9%。外貿規模再創歷史新高。

日前,記者發現,義烏市商務局特地發布了《告外商書》,提及近期義烏市場商戶的銀行賬戶被公安機關凍結情況較多,主要原因是境外采購商使用了高風險貨款支付方式,導致支付的貨款中混入了違法犯罪分子的贓款,從而使收款商戶的銀行賬戶被凍結。

為此,義烏市商務局建議,義烏貿易商應該告知支付貨款者,直接將外匯通過銀行支付給外貿公司或市場商戶,而不要通過中國境內不認識的賬戶以人民幣形式代為支付,這種支付方式極易被違法犯罪分子混入贓款,而導致這筆貨款被政府沒收。

除了匯款賬戶存在問題,也有不少時候是貿易人本身缺乏合規意識。服務眾多中小貿易企業的跨境金融服務公司XTransfer的創始人兼CEO鄧國標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對于貿易人來說,目前合規是比匯率波動更需要關注的風險。

之所以眾多義烏貿易人賬戶被凍結,不少是涉及國際欺詐分子打著尋找中國代理的幌子同時允諾豐厚的傭金,專門物色有美元收款賬戶的外貿企業,借機“洗錢”。

中小企業在外貿訂單中占據越來越多的份額,但它們在資金跨境風控方面的挑戰巨大。因此,在風控反洗錢工作中,大數據和AI技術已經起到關鍵性的作用。

在鄧國標接觸的各類案例中,有一類非常典型。他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此前接到另一外貿企業老板的舉報,有一“騙子”通過某平臺向他發送一封“詢盤”郵件,郵件大意為“疫情之下,某國的貿易款項收取不便,希望可以幫忙代收款,他愿為此支付5%傭金”。但通常涉及傭金的匯款,皆存在風險,因此需要在風控基礎設施、反洗錢反恐怖融資機制上投入更大精力。

也正因為反洗錢的風險巨大,鄧國標表示,一般銀行無法做好中小微出口企業的反洗錢風控,中小微企業也很難在銀行開戶。目前對于能提供相關服務的平臺而言,做好風控工作才是首要的。

比特幣OTC交易提現遇風險

近期頻遭賬戶凍結的并非只是貿易商。從去年春夏開始,比特幣等加密資產價格也因泛濫的全球流動性而飆升,截至1月15日,比特幣再度漲破4萬美元,不少經歷過大漲大跌的比特幣投資人和礦工希望將部分比特幣兌現,防范未來的潛在大跌風險。

然而這一過程也“步步驚心”。

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早前部分交易平臺可以將資金轉賬到中國的銀行卡或支付寶等,但在監管趨嚴后,目前主要的交易方式只有兩種——將比特幣等加密貨幣拋出并換成USDT(泰達幣,即掛鉤美元的穩定幣)、存放在交易平臺上,或通過OTC(場外交易)來換取人民幣等現金。

但通過OTC的取現之路也并不容易。“某些平臺還支持OTC,即賣家在OTC平臺掛單賣出比特幣,買家通過銀行卡或支付寶轉賬的方式付款,隨后賣家將比特幣轉移到買家的數字貨幣錢包,但不少賬戶都會出現頻繁被凍結的狀況,”小古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我的兩張銀行卡都在年初被凍結了,原因可能就是打錢的賬戶存在反洗錢風險。一旦有礦工熟悉的OTC交易商出現問題,我們很容易就牽扯其中。”

另一位投資者也有這樣的經歷。“不久前,我在某個主流加密平臺使用銀行卡購買過加密貨幣,去年11月去銀行辦理業務時,柜臺人員和我說銀行卡被凍結了,原因是被懷疑涉嫌洗錢。”他對記者表示,這張卡至今仍無法使用,銀行方面解釋說卡是被警方凍結的,需要等通知。

事實上,早在2019年10月,支付寶安全中心的微博發布稱,禁止將支付寶用于虛擬幣交易,若發現交易涉及比特幣或其他虛擬貨幣交易,支付寶會立即停止相關支付服務。對于商戶涉及虛擬貨幣交易的,會堅決予以清退;對個人賬戶涉嫌虛擬貨幣交易的,根據情節采取限制賬戶收款功能,甚至永久限制收款等處理措施。

小古面臨的窘境實則是現在“幣圈”的一個縮影。他在2019年上半年訂了50臺礦機,托管在四川礦場。目前這一波比特幣上漲中,50臺礦機每個月為他賺得超10萬元的收益,但如何變現?對于眾多礦工而言,難題在于,賬上的比特幣增值可能永遠都只能停留在賬上。

合規仍是防賬戶凍結的前提

加密貨幣的OTC交易在中國本身就處于“灰色地帶”,但對于跨境貿易等領域而言,要防止賬戶凍結并非沒有辦法,合規仍是大前提。

跨境支付機構的事前風控很重要。“平均每個月100個申請服務的客戶中,我們會拒絕15~20個。”鄧國標舉例稱,一是要核驗客戶身份,是否真實從事貨物外貿,如果客戶對于自己從事的外貿行業一無所知,那么較大概率從事洗錢;二是查看在國內有無犯罪記錄,了解其誠信狀況;三是通過交易系統核驗每一筆資金的“三流”(人流、物流、現金流)信息并交叉驗證。

例如,一個中國東莞的賣生產線模具的公司,通過深圳口岸將貨物運到倫敦賣給英國人,單價是2萬美元,英國買家通過愛爾蘭的銀行賬戶付款。這里的每個名詞都非常關鍵。假如模具在陜西生產,而陜西并沒有該生產基地;或者單價突然飆升到10萬美元;抑或這筆錢變成從德國賬戶匯款……任何變化都可能有洗錢嫌疑,支付機構會調用風控引擎以智能化方式,并結合線下員工介入調查去核驗。

對于貿易商而言,防范賬戶凍結也需要合規。從事多年跨境貿易的陳文婷總結出了自己的心得。她對第一財經表示,貿易商可以在國內注冊公司,用公司賬戶收款是最好的防止賬戶被凍結的方法,即具備正規公司和正規的出貨單據,按國家法律法規規定和要求做國際貿易;此外,也可以注冊離岸公司并在境內開戶,這和第一個方法類似,而成本相對會低一些,但是同樣需要合規合法;第三種則是開通泛付,例如Xtransfer、西聯、Paypal等一些電子收款平臺收款,這主要適用于跨境電商收款。

當然,開立信用證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信用證,是指銀行根據進口人(買方)的請求,開給出口人(賣方)的一種保證承擔支付貨款責任的書面憑證,因此最終給出口人打款的是銀行,并不涉及反洗錢風險。但陳文婷認為,問題在于,在國際貿易中,目前信用證仍更適用于大客戶,但70%以上的國內貿易商是中小客商。不過,對于滿足要求的貿易商,仍應該鼓勵貿易商多用信用證方式和客戶成交,同時用好中國出口信用保險的服務,做好客戶資信調查工作,把國際貿易的風險程度降到最低。【責任編輯/常青】

來源:第一財經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美銀調查:比特幣成全球最擁擠交易 預計全球經濟處于周期早期
摩根大通:灰度是比特幣突破40000美元的關鍵
出口紅火“洗錢”暗涌 從貿易商到比特幣礦工都被央行盯上了
比特幣“4萬美元”疑云:誰在操縱誰在狙殺“韭菜”

精彩評論

?